经再审纠正的案件再被抗诉,宁德检察违背事实误导上级

时间:2022-05-25 13:44:52    来源:腾讯网    

作者:牛葉霜

福建福安一起没有借条、没有收条、没有银行汇款凭证,总金额达780万、被拆分为多个案件的民间借贷纠纷,竟然先后得到了福安、宁德两级法院的支持。

2017年6月,媒体对此进行了曝光(详见:没证据照样打赢官司福安法院“包办”荒唐案)。此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8年8月,宁德中院再审改判撤销原判决,驳回原告李爱玉的诉讼请求,冤假错案得以纠正。

但没想到的是,三年之后再起波澜,败诉后的李爱玉,又对其中6个案件向宁德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法律监督。宁德检察经审查后对其中4个不予支持,对另外2个报请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

2021年7月29日,福建省检察院作出“闽检民(行)监(2019)35000000214号”民事抗诉书,对其中1个案件向福建高院提出抗诉。2022年5月27日,福建高院将对此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被该系列案折腾了整整十年的陈丽珠,当时她曾不断向省市检察机关申请监督案件公正审理,但检察机关却始终无动于衷。而在案件经再审改判后,检察机关却来鸡蛋里挑骨头,违背事实硬生生地拿出其中1个提起抗诉。

因此,陈丽珠认为,这是宁德市检察院个别部门领导的所作所为,他们不是在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而是公权私用,在办人情案、关系案,并成功误导福建省检察院对已得以纠正的案件提出抗诉,让冤假错案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严重浪费了宝贵的司法资源。

案情回顾:

此案一审原告叫李爱玉,一审被告叫陈丽珠,两人原籍都是福安人,但陈丽珠的户籍所在地和居住地均在厦门。

2013年,李爱玉以陈丽珠欠款780万元不还为由,故意隐瞒陈丽珠户籍地和居住地均在厦门的事实,向福安市人民法院起提诉讼。同时,按当时案件标的管辖权限,福安法院(县级)是不能受理300万以上的案件的;于是,这起同一原告、同一被告、标的达780万元的案件,被人为拆分成多个案件后让福安法院受理了。

法院受案之后,更荒唐的事出现了。案件还在一审当中,福安法院就将陈丽珠列入“老赖”黑名单;后经陈丽珠苦苦哀求和四处奔走反映,福安法院才予以纠正。

案件没有一个有借据或合同等书面证据材料。这些没有证据材料的案件,法院都是按原告李爱玉所说的“都是给案件的第三人银行打款,然后第三人再将现金转交给陈丽珠,这样加起来共借给陈丽珠780万元”而作出判决的。

一审法院判决李爱玉胜诉的主要依据,两人的通话录音。而录音内容为两人用福安方言进行的言辞混乱、逻辑不通的电话交谈;关键在于,该录音中没有一句话能说明陈丽珠有向李爱玉借款780万元的陈述和确认。

然而,这些案件先后通过福安法院的一审、宁德中院的二审,部分案件发回重审再上诉,至2016年年初,全部以李爱玉的胜诉而告终。

陈丽珠不服判决,向福建高院申请再审。2017年6月7日,福建高院依法裁定指令宁德中院对上述7起案件进行再审。

宁德中院果断依法纠正冤假错案

经过再审,宁德中院于2018年5月21日依法判决撤销原判,改判驳回李爱玉的诉讼请求。

接着,陈丽珠向福安法院申请执行回转。但至今近四年过去,她没等到执行回转的落实,却等来了福建省检察院的抗诉。

检方抗诉的案件,是李爱玉主张她于2012年7月26日向陈官全账户汇款的150万元,是她出借给陈丽珠的借款,账户是陈丽珠指定的,有录音为证。(特别说明:录音没有体现陈丽珠指定陈官全账户收款,李爱玉也未提到向陈官全账户汇款)

关于此案,宁德中院已根据福建高院的指令再审,作出“(2017)闽09民再11号”民事判决。事实上,宁德中院作出的再审判决,已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根本不符合抗诉条件。

判决书记载:再审期间,被申请人李爱玉为证明其主张,申请叶德祥、赵雪平出庭作证,并提供五份通话录音及记录(时间分别为2012年7月25日、2012年7月30日、2012年8月3、2012年8月4日、2012年11月2日),证明陈丽珠向李爱玉借款780万。

再审申请人陈丽珠对上述证据质证认为,1、新提交的录音在一、二审及再审复查阶段均未提交,属于逾期提供的证据,不应采信。2、五份录音内容与2012年10月23日和11月8日的录音内容大体一致,陈丽珠始终没有承认结欠李爱玉780万元,李爱玉提出780万元扣减30万剩余750万元,陈丽珠不但没有认可,相反提出你自己(李爱玉)与她(爱梅)讲清楚。可见,双方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而8个案件总计16笔766.82万元,录音中没有体现陈丽珠何时、因何事向李爱玉借款,录音内容也没有体现出相应的转款人、收款人,以及如何进行借款、指示收款的相关情况,录音内容与案件基本事实无关,缺乏关联性,不应采信。3、该五份录音未能提供相应的通话记录,被申请人李爱玉也没有提供录音的原始载体,真实性无法确认;且通话时间与录音时间是否一致也无法确认。4、2012年7月25日的录音光盘中没有任何声音。

经审查,本院对被申请人李爱玉提供的证据分析认证如下:五份录音内容并无体现李爱玉汇给陈官全的150万元系受陈丽珠指示,与本案待证事实缺乏关联性,不予采纳。

关于陈丽珠是否结欠李爱玉借款150万元的问题,被申请人李爱玉并未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1、录音资料:被申请人李爱玉虽提供多份与陈丽珠之间的录音资料,但陈丽珠是否结欠李爱玉借款在多次录音中的陈述前后不一致,且录音内容未能体现陈丽珠向李爱玉借款的具体时间、过程及金额,无法与涉案款项往来相对应,在无其他债权凭证印证的情况下,仅凭录音资料不足以认定双方存在借款合同关系。

2、证人证言:证人证言陈述虽指认陈丽珠向李爱玉借款,但仅有证人的证言,并未提供陈丽珠收到涉案借款或指示李爱玉汇款的证据,无法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3、转账凭证:并无证据证明李爱玉与第三人陈官全之间的交易系受陈丽珠的指示,亦无法证明李爱玉与陈官全的交易款项最终转给了陈丽珠,而第三人与陈丽珠均对陈丽珠借款事实予以否认,根据合同相对性,无法证明涉案款项系陈丽珠向李爱玉的借款。

综上,李爱玉对其主张并无直接证据证明,其提供的间接证据无法形成证据链,亦不具备证据优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对李爱玉的主张不予支持。

最终,宁德中院依法判决撤销该院、及福安法院此前作出的判决,并驳回了李爱玉的全部诉讼请求。

宁德检察某领导被指办人情案、关系案

文章开端提到,针对该6个事实一致、录音不足以认定双方存在借款关系、且又没有新证据的案件,宁德检察却作出了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对其中4个作出不支持监督申请的决定,对另外2个(2017闽09民再11号、2017闽09民再13号)却作出提请省检察院抗诉的决定。陈丽珠认为,宁德市检察院的某部门领导在办人情案、关系案。

宁德检察向福建省检察院提请抗诉后,“2017闽09民再11号”由省检察院第六检察部林群英检察官承办,“2017闽09民再13号”由吴明金检察官承办。结果,不同检察官作出的处理结果截然相反。

其中,吴明金检察官经过认真审查后,认为李爱玉的主张证据不足,因此依法对“2017闽09民再13号”作出不抗诉决定。

而林群英检察官在对“2017闽09民再11号”审查过程中,于2020年1月15日对陈丽进行了询问,四天后的1月19日,其对该案作出中止审查决定书。

时隔一年半后的2021年7月20日,林群英决定恢复审查,并在一周后的7月29日作出“闽检民(行)监(2019)35000000214号”民事抗诉书,决定向福建高院提出抗诉。

“214号”民事抗诉书称:宁德中院“2017闽09民再11号”民事判决违反法律规定,剥夺了当事人的辩论权利,且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该判决。理由如下:

(一)李爱玉在再审中提交的录音证据,不发生证据失权结果,应该作为证据使用。

(二)再审法庭实际上未对本案录音证据组织质证,剥夺了李爱玉的辩论权。

(三)再审判决以录音证据不具有关联性为由,不予采信的认定有误。

(四)经本院调查,案涉2012年7月25日录音的完整性、真实性、同一性应予确认。

(五)本案中李爱玉向陈丽珠出借150万元的事实具有高度盖然性,依法应予认定。

同时,抗诉书还载明:围绕李爱玉是否向陈丽珠出借案涉150万元这一事实,则双方在诉讼中的证据对比如下,在李爱玉一方的证据中:2012年7月25日录音中,李爱玉与陈丽珠达成了出借150万元的借款合同,并约定第二天(2012年7月26日)交付款项,三天内还款;150万元的汇款凭证,证明2012年7月26日李爱玉向陈丽珠的胞弟陈官全转账了150万元;2012年7月30日录音中,双方提到,李爱玉最后一笔向陈丽珠出借了150万元;诉讼中证人郑少华两次证言证实,陈丽珠向李爱玉借款150万元以及将款项汇至陈官全账户的事实经过。

而陈丽珠一方的证据中:陈官全作为陈丽珠的胞弟,存有利害考虑,其陈述的证明力较低,且陈官全的陈述中,存在诸多不合理之处,比如根据其陈述:陈官全向李爱玉出借150万元,不是通过转账,而是用巨额现金交付;李爱玉还本时,是转账,但是支付利息时,却是通过现金交付,从福安跑到厦门去交付两个月的利息;陈官全的弟弟从事茶叶店生意,却长期借用陈官全的银行卡收支款项;陈官全的银行卡可以出借给其弟弟长期使用,而对其弟弟老婆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却一无所知等。

综合上述双方证据情况,本案审查到此的任务实际上是,“李爱玉向陈官全转账150万”,与“李爱玉和陈丽珠之间150万借贷合意”,这两个在本案中已经确定的事实之间是否存在联系?从汇款时间、汇款数额的吻合和人物关系(陈丽珠与陈官全姐弟关系)以及陈官全未能合理说明150万转账性质上看,这两个事实之间存在联系,是具有高度盖然性的,即李爱玉向陈官全转账150万是在兑现其与陈丽珠之间的150万借贷合意。如果这两个事实没有关系,则李爱玉完全可以让陈丽珠与陈官全姐弟俩协商确定,将李爱玉第二天欲归还陈官全的150万,挪于陈丽珠,李爱玉不会在2012年7月25日的录音中,对向陈丽珠的150万出借款,表现出筹款为难的样子。综上,按照民事诉讼证据规则,本案中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李爱玉向陈丽珠出借了案涉150万元。

以上为抗诉书认定的内容,从该抗诉意见来看,其理由不仅过于牵强,而且还自相矛盾。

其一,李爱玉称她于7月25日与陈丽珠达成借贷合同,并于7月26日按陈丽珠的指令将150万汇至陈官全的账户,约定三天内还款。

根据“三天内还款”的约定,陈丽珠至迟应在7月29日还款。但在7月30日的两人的通话录音当中,李爱玉并没提及关于要求陈丽珠还款的事,而是扯了一大堆无关紧要的东西,这完全不符合常理,甚至自相矛盾。

其二,既然陈丽珠指定李爱玉将150万借款汇入陈官全的账户,按照李爱玉历来都有录音的习惯,她肯定会直奔主题,在录音中进行特别强调。但从李爱玉提供的所有录音来看,她对此只字未提,甚至连“陈官全”的名字都没有提到过,这显然不是李爱玉的作派。

其三,抗诉书极力对陈丽珠作“有罪推定”,有失公平公正。

例如:李爱玉出借给陈丽珠的主张,除了她提供的表述含糊不清的录音外,还有“郑少华”的证言。而郑少华与李爱玉关系密切,存有利害考虑,但抗诉书却对该陈述的真实性确信无疑。

针对陈官全的陈述,抗诉书认为“陈官全作为陈丽珠的胞弟,存有利害考虑,其陈述的证明力较低”,因此对该陈述作了否定评价。

由此可以看出,同样是证人证言,抗诉书的处理结论却完全相反,显然有失公平公正。

同时,李爱玉的录音,从头到尾都想证明陈丽珠欠李爱玉780万。但是,所有案件总计16笔“借款”,经统计也只有766.82万元。对此,抗诉书却避而不谈。

而且,李爱玉提供给检察机关的所有录音,已在再审过程中向法庭提供过。但是,抗诉书坚持认为这就是“新证据”。

此外,在福建高院对此进行再审审查期间、及宁德中院的再审时,陈官全均陈述:案涉的150万元是李爱玉偿还其弟弟陈森银的款项,其仅是配合陈森银将款项提取出来,款项与陈丽珠无关。对于证人郑少华与第三人陈官全的证言,抗诉书采用“双标”进行评判——对郑少华的证言全盘采信,而第三人陈官全则全盘否定。

综上所述,陈丽珠认为福建省检察院林群英检察官之所以在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错误地决定抗诉,是被宁德市检察院张某某的人情所误导。张某某与李爱玉的小姑子陈芳(原福安市人民法院政治处主任)关系密切,在这种关系的作用下,张某某铤而走险,为李爱玉办起了人情案、关系案。

5月27日,福建高院根据省检察院的抗诉,再次对该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最后的司法底线是否能够得到坚守?我们将进一步关注!(来源:廉政法制内参)

荆楚法新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荆楚法新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荆楚法新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荆楚法新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荆楚法新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