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格尔旗:领导四次换届,缘何村民问题遗留七年,至今仍然“烂尾”?

时间:2021-03-17 11:17:29    来源: 纪委在线    

编辑同志:

2010年和2013年期间,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矿因开采造成准格尔旗大路镇小不连沟社土地塌陷,房屋严重受损,失去基本生活条件,根据《土地法》、《矿产资源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甲方(内蒙古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准格尔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对乙方(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土地、地上附着物进行了实地盘查和等级评定,双方共同确认。甲乙双方签订搬迁补偿协议。对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进行征地和整社移民搬迁……

令人奇怪的是,根据旗政府相关政策要求,大路镇小不连沟实行的是“整社移民搬迁”行动,但我们一些村民们的移民搬迁却拖延了七年,至今没有搬迁。

更令人奇怪的是,小不连沟村整社移民搬迁“被遗弃”和村官腐败一事,村民们长期多次实名举报,如今“村官”邢某占已被立案调查,但移民搬迁仍未得到解决。

村民们严重质疑是村官邢某占背后的“保护伞”和“余毒”在一直打击、报复、阻挠和作祟!我们所反映的问题何时才能得到公正快速解决?恳请新闻媒体关注和监督。

本版《群众来信》陆续刊登村民来信和来函。欢迎交流。

大路镇书记镇长四届调动,小不连村民七年搬迁未决。这是传奇小说?还是稗史演义?都不是,而是当今发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大路镇的真实故事。

因煤矿开采造成准格尔旗大路镇小不连沟社土地塌陷,房屋严重受损,失去基本生活条件。准格尔旗大路镇从2010年始启动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截止到2021年2月,时间过去了整整11年,而且从2012年以来,准格尔旗政府换了四届领导班子、大路镇政府也换了四届领导班子,然而大路镇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补偿遗留问题至今天仍然没有被解决,这的确有辱人民公仆的形象。

特别是本届政府上任以来,村民们向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有关领导成百次持续、反复投诉和举报移民搬迁中的问题和选举中的问题,作为基层一级组织,闫飞书记、朱存良和大路镇党委、政府为何对村民们反映的问题长期视而不见?将这样一个关乎百姓生产、生活、生存切身利益的大事情,放任成了被上级领导督办而长期漠视不管的重要案件,这到底是为政者解决基层农民事务的能力和水平问题,还是为官意识和官僚问题呢?

一、七年来,准格尔旗、大路镇历经四届政府领导多次换届,但大路镇小不连沟村民们的实名实证举报仍然久拖未决,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仍该搬未搬,未补尽补。是什么动机和心态使这些官员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些官员应不应该被调动、升迁?谁应该为此担责?

村民们想请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白雁书记督查大路镇各届领导,七年来,大路镇政府换了四届领导班子,有哪一届政府、哪一位领导实地了解过这些失地村民们的实际困难?他们为什么不下沉基层农村,确实解决村民们该搬未搬、该迁未迁的遗留问题呢?

公开资料显示:从小不连沟村民们被弃搬到现今,准格尔旗大路镇经历了四届领导: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杨永军,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王 敏;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蔺建铭,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杜国华;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杜国华,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闫 飞;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朱存良。

从小不连沟村民们被弃搬到现今,准格尔旗经历了四届领导:

准格尔旗旗委书记祁毕西勒图(2012.04—2014.10),准格尔旗政府旗长麻永飞(2012.11—2014.12);

准格尔旗委书记麻永飞,准格尔旗政府旗长额登毕力格;

准格尔旗旗委书记乔允利,准格尔旗政府旗长王枫;

准格尔旗旗委书记王瑞,准格尔旗政府代旗长苏日嘎拉图。

令人纳闷的是,横跨这么多届领导,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搁置七年、举报七年,民生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原因何在?谁该为此担责?

村民们禁不住想问闫飞书记和朱存良镇长,大路镇党委、政府,七八年来,你们让处在搬而未搬,迁而不迁中的失地农民如何生存、如何生活?这种煎熬和困难,作为父母官你们能体会到吗?作为父母官你们的爱心何在?你们的责任心何在?你们若离去不失职、渎职吗?

作为上级党委和组织部门,应不应该把这样的干部作为调动的考察对象呢?不重视百姓问题、不解决百姓问题的官员应该调动、升迁?还是应该免职追责?

2021年又是准格尔旗集中换届之年,难道各级政府部门和领导干部还想让小不连沟社村民们的移民搬迁继续“烂尾”下去吗?

二、七年来,准格尔旗、大路镇历经四届政府领导多次换届,但大路镇小不连沟村民们的实名实证举报仍然久拖未决,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仍该搬未搬,未补尽补。请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白雁书记严肃督查,缘何阻挠和保护如此之严重?“村霸”流毒和危害如此之深,背后的保护伞到底是谁?有没有借公权行打击、报复之实?

1、就在1月22日召开的反腐倡廉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了从严治党,狠抓落实反腐倡廉工作,将清除腐败背后的保护伞作为政府的执政指南,严格要求各级各部门要切实关注民生疾苦,铲除黑恶腐败。

但是,从2014年以来,大路镇小不连沟村民们反映邢某占等人涉嫌侵吞、骗领村民们搬迁补偿款、贪污腐败等问题;长期反映大路镇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无人过问问题。实名举报七年余,投诉材料送达2000多份次,却一直无人过问村民们的举报线索、个人诉求与百姓疾苦;也一直未能引起大路镇党委和政府、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二旦桥村、蒙泰不连沟煤业公司等相关政府和单位的足够重视,长期久拖,不去处理举报问题以及村民的相关诉求。村民们质疑这到底是贪污腐败盘根错节、根深叶茂,背后的保护伞过于强大,导致无人敢管?还是各级各部门相互推诿、懒政怠政,公然对抗党中央反腐倡廉、扫黑除恶的决心和精神?丧失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初心?

2、在党中央国务院及习近平总书记屡次强烈要求各级政府要从严治党,严惩腐败及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前提下,面对社长邢某占涉嫌违法骗取巨额补偿款、擅自改变补偿政策、与副镇长侯某东索贿行贿20万元、霸占村民道路补偿款等证据确凿的违法犯罪行为,闫飞书、朱存良镇长、郝晓明纪检书记、薛勇主任、原大路镇杜国华书记等大路镇党委、政府部分工作人员漠视贪腐线索,在接到举报信息后长达多年的时间内不予处理,长期置举报人的线索和实名举报信息予不顾。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请您们严肃督问闫飞书记,他们是否有工作懈怠,有懒政、怠政、包疪之嫌?

3、在村民们实名举报村长邢某占的过程中,邢某占不仅没有得到调查处理,反倒被升职、提拔,这简直是视党纪国法如无物!是谁在帮邢某占脱罪、升官?闫飞书记和大路镇党委、政府是否有任人失察之过,甚至有受贿包庇之嫌?

2018年邢某占当选二旦桥村委主任之前,贾某分别给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杜国华、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闫飞,递交过《紧急情况说明》,对邢某占的上述诸多“违法违纪”事件,进行实名反映、举报和提醒,但一直没有任何调查和反馈结果,也没有阻止住邢某占被“带病提拨”。

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大路镇党委、政府有关人员为什么对群众的反映线索置止不理?为什么对群众频繁举报“有问题”的村官,拒不纠正,依然“带病提拔”?他们和有关部门到底是任用干部失职、失察,还是沆瀣一气、同流合污呢?请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严肃督办,谁该为提拔任用“问题干部”担责?

4、二旦桥村村民要求进行村务公开、镇务公开、政府信息公开的请求长期以来得不到彻底落实。对涉及到补偿金额的部分,故意挤压遮挡、避重就轻,对敏感款项、账目的披露不够,直接对抗党中央对贪污腐败的处置态度,有意回避村民的监督。请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严肃督问闫书记,这背后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大路镇及小还连沟社在整社移民搬迁补偿过程中到底有多少漏洞?有没有人去监督调查这巨额补偿款的真正归属呢?这些钱有没有流入背后的保护伞手中?

5、村官邢某占在征地搬迁补偿时为宗族至亲成员谋取私利、弄虚作假,涉嫌挪用、骗取公款等行为,小不连沟村民多次向闫飞书记及朱存良镇长、郝晓明纪委书记、裴勇主任、原大路镇杜国华书记等人实名反映,且举报材料递交多达上百份次。但村官贪污腐败问题一直无人认真对待,移民搬迁遗留问题一直无人主动去解决处理。村民们严重质疑这是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在搬迁过程中涉嫌懒政怠政、包庇受贿的余毒尚未肃清。

6、二旦桥村小不连沟村民们举报移民搬迁久置不搬的问题和村霸、村干部涉黑涉恶的问题由来已久,至少在7年前,就已经被举报过。闫飞书记自2018年任职大路镇镇长和党委书记以来,就对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工作中的遗留事项不推进,不作为,放任村民长其生活在贫困一线;对村民们反映的村官腐败、涉黑涉恶问题不闻不问,放任其发展壮大;对反映人七年来的搬迁补偿事项不积极处理和解决,放任逐级上访举报。

请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严肃督查闫飞书记、朱存良镇长及大路镇党委、政府为什么长期拖滞个别村民该搬不搬?是谁在真正阻碍旗政府的文件精神和搬迁政策?他们为什么要纵容如此胆大妄为的“违法”行为长期在自己眼皮底下升级、发展?为什么他们要如此漠视群众利益和疾苦?有无失职、渎职之责?

三、七年来,准格尔旗、大路镇历经四届政府领导多次换届,村官被立案调查,但大路镇小不连沟村民们的《整社移民搬迁》遗留问题仍然该搬未搬,未补尽补。打击、报复、阻挠和保护现象依然十分严重。上访、举报的根本事由并未消除。请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严肃督查,从“搬迁补偿”到“实名举报”,是谁让简单的问题变复杂了?是谁让搬迁补偿停滞了?是谁让村官腐败造成的遗留问题和村民们的损失持续扩大了?村民们何时才能过上一个安稳的日子?

2010年和2013年期间,内蒙古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先后两次对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进行《整村移民搬迁》。

在《整村移民搬迁》的过程中,小不连沟社原社长邢某占勾结原大路镇副镇长侯某东等有关政府搬迁补偿人员,一是利用宗族势力和手中职权刻意打击、报复村民;二是擅自改变补偿政策,干扰正常的征地补偿秩序,霸占、阻挠村民的合法补偿;三是弄虚作假,违法侵占、侵吞国家及村民的搬迁补偿款。致使小不连沟社一些村民们的合法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原本7年前就应该完成的搬迁补偿公司、房屋、院落、冷库、道路、养殖场等至今搁置荒废,损失巨大。

七年前,在二旦桥村小不连沟整社村民全部搬迁的情况下,由于邢某占、邢某清勾结大路镇政府侯某东等人,沆瀣一气,打压、报复村民们举报,违法侵占、骗取搬迁补偿款,致使包括贾某等在内的部分村民的搬迁工作无法落实,政府已经拨付的补偿款至今无法到位,合法经营的运输公司被逼停滞;致使村民们的公司、房屋、冷库、养殖场、道路等生活、生产设施和建筑物等不仅应拆未拆,应补不补,反而被霸占、被铲除;致使村民们正常经营的运输公司院落及房屋、冷库等因长年处于应拆未拆、应搬未搬状态而无法正常运营,损失巨大。村民们正常营业运输公司的各种损失不一而足。如运输公司原来每套房(共10套房,一楼营业,二楼居住)以每年1.5万元的价格租赁公司楼房做汽车修理厂的租户,以及汽车销售公司等正常营业中公司的租户,也因规避拆迁风险而全部退租,给村民们的生产和生活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负担。

准格尔旗、大路镇以及二旦桥村在移民搬迁过程中,有许许多多的无证土地、无营业执照手续的煤场、养殖场等全部依据煤矿采区补偿办法按营业场所和设施进行了补偿。贾某等小不连沟村民们拟被搬迁的运输公司办公所在大院土地使用证、营业执照、完税证明等合法,手续齐全,在符合国家、政府拆迁补偿条例中对商业用房搬迁认定的情况下,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都同意依法依规进行商业房评估认定和补偿,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公司也愿意对我们运营中的运输公司进行收购。却遭到时任小不连沟社长邢某占和大路镇政府有关人员的严重阻挠,坚持按照住宅房屋进行补偿。

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全社村民的多处养殖场能全部补偿到位,邢某清有10000多平米的养殖场都可以尽补快补,而唯独贾某等个别村民的养殖场却被“村霸”邢某清唆使镇政府工作人员粗暴推倒;全村有多家村民自建自修的生产、生活道路全部补偿到位,而唯独贾某个人的道路补偿款却被邢某占霸占领取。

为什么在大路镇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过程中,会出现这种不一样的移民搬迁政策和标准?谁来保护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谁来监管移民搬迁公平合理、依法依规推进?

这一“奇葩现象”令准格尔旗众多的被征地农民非常气愤和质疑,也令小不连沟村民们无比诧异。

一件并不复杂的移民搬迁征地补偿事件,让大路镇二旦桥村民们实名举报了7年之久!递送了2000多份次举报材料!经历了长期和艰难的举报历程。但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烂尾”至今仍然没有任何结果!在这种庸政、懒政充斥的一级组织里,即使有人不作为、乱作为,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了。

从“搬迁补偿”到“实名举报”,是谁让简单的问题变复杂了?是谁让搬迁补偿停滞了?是谁让村官腐败造成的遗留问题和村民们的损失持续扩大?

除了“村霸”邢某占之外,村民们严重质疑有关部门懒政怠政、包庇拖延、保护伞是导致村民如今陷入被失信、被催债、贫病交加、走投无路的最根本原因;是导致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中的问题遗留至今不解决的最根本原因。

大路镇政府作为基层一级组织,肩负着人民的信任和期盼,肩负着执行中央、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政策和精神的庄严使命;肩负着为人民服务的神圣职责。

村民们禁不住要问闫飞书记和朱存良镇长,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和政府是如何为基层人民服务的?是如何执行旗委、旗政府、市委、市政府以及自治区、中央的政策和文件精神的?为何矿区协调服务中心、蒙泰不连沟煤业公司以及镇政府的副职领导、村干部都非常认同和希望按实际情况尽快依规处理完小不连沟移民搬迁后的遗留问题,唯独书记、镇长一直鸡蛋挑刺,压制、推诿、扯皮、不积极推进?

更重要的是,既然政府和政策确定小不连沟社是《整社移民搬迁》,说明小不连沟村庄煤矿开采比较严重,已经不适合村民生产、生活和居住。那么对移民搬迁和征地工作负有主要责任的大路镇政府及相关领导,为什么对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的遗留问题长期放任不管,不闻不问,造成搬迁隔置七、八年之久,烂尾至今?闫飞书记、朱存良镇长,是如何来关注基层百姓的疾苦的呢?为人民服务的职责和使命何在?

大路镇还有许多村庄正在进行征地和搬迁,类似小不连沟社被征地搬迁的遗留问题“烂尾”七年之久,如此恶性循环,大路镇还能继续进行新的征地和搬迁吗?小不连沟移民搬迁遗留问题都解决不了,新的征地搬迁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恳请王瑞书记、苏日嘎拉图代旗长、白雁书记您们依法督办此案!并督请大路镇党委、政府领导人闫飞书记、朱存良镇长做出公开答复或回应!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能否从快解决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中的遗留问题?能否从重从快深挖村霸和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能否以公开、公正和实是求事的态度回应村民们质疑?还百姓以公平、公正的结果和法律的尊严?村民们期待闫飞书记、朱存良镇长及大路镇党委、政府能站在总书记所言,人民利益至上的高度给予答复和处理解决。

我们将持续予以关注!(高巍 王文志)

荆楚法新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荆楚法新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荆楚法新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荆楚法新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荆楚法新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