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格尔旗:深挖保护伞,回应民生关切,别让农民的搬迁补偿烂尾

时间:2021-02-02 15:10:02    来源:深圳资讯网    

春节将近,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民贾某治却没有一点过年的心情。

虽然2020年是国家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但他依然处在贫困线之下。而且这贫困和疾病已经折磨他整整7年之久了。如今他陷入了被失信、被催债、被疾病的贫病绝境!

贾某治的贫困起缘于七年前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蒙泰不连沟煤业煤矿采区的移民搬迁,加重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

2010年和2013年期间,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公司的采煤区域低达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的村庄下面,为全村百姓民生和安全考虑,内蒙古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先后两次对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进行整村移搬迁。

据二旦桥村民举报称,在进行整村移民搬迁的过程中,小不连沟社原社长邢某占勾结原大路镇副镇长侯某东等有关搬迁补偿工作人员,一是利用宗族势力和手中职权刻意打击、报复村民;二是擅自改变补偿政策,干扰正常的征地补偿秩序,霸占、阻挠村民的合法补偿;三是弄虚作假,违法侵占、侵吞国家及村民的搬迁补偿款。致使贾某治及一些村民的合法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原本7年前就应该完成的搬迁院落、房屋、冷库、道路、养殖场、公司占地等等补偿至今搁置荒废,无法正常生活、正常经营,损失巨大。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身患重疾症的贾某治最开始向大路镇人民政府实名举报,无果;然后向旗政府各有关部门实名举报,仍然无有结果;最后被迫一步一步向旗、市扫黑办、旗政府有关领导、市政府有关领导、省政府有关领导进行多次实名举报,终于引起了各级政府和领导的重视,才于2021年1月初依法对邢某占等人进行了立案调查。调查结果如何?虽然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他让村民们看到了解决问题、申张正义的曙光。

不过,贾某治等部分村民们七年来的移民搬迁及补偿问题依然没有因为村官被调查而提上解决的议事日程!他们的移民搬迁补偿问题仍一直被搁置、无人过问、无人解决,村官腐败造成的遗留问题,仍持续困扰着村民们!村民们仍在为以后的生计、生活问题忧愁焦虑。上访、举报的根本事由并未消除。

一、村镇勾结、违法搬迁给村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损失。

2010年和2013年大路镇及二旦桥村整社移民搬迁过程中,由于邢某占、邢某清勾结侯某东等人,在二旦桥村整体搬迁过程中弄虚作假、违法侵占、骗取搬迁补偿款,致使包括贾某治在内的部分村民的搬迁工作无法落实,政府已经拨付的补偿款至今无法到位,其合法经营的公司及营业场地被逼停滞。给村民的生产和生活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负担,至今存在的问题依然十分严重。

七年前,在二旦桥村小不连沟整社村民全部搬迁的情况下,邢某占、邢某清、侯某东等人,沆瀣一气,打压、报复举报人,致使举报人的房屋、冷库、养殖场、道路、公司等生活、生产设施和建筑物等不仅应拆未拆,应补不补,反而被霸占、被铲除。村民贾某治拟搬迁的运输公司办公所在大院土地使用证、营业执照、完税证明等合法手续齐全,在符合国家、政府拆迁补偿条例中对商业用房搬迁认定的情况下,大路镇政府及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都同意依法依规进行商业房评估认定和补偿,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公司也愿意对贾某治运营的运输公司进行收购。但遭到时任小不连沟社长邢某占的严重阻挠,坚持按照住宅房屋进行补偿。由于运输公司及院落因邢某占、邢某清等"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阻挠、打击报复,以及大路镇政府和移民搬迁工作人员的不作为,而长年处于应拆未拆、应搬未搬状态,使贾某治正常经营的运输公司损失巨大。原来每年每套房(共10套房,一楼营业,二楼居住)以1.5万元的价格租赁给开汽车修理厂的租户,以及汽车销售公司等正常营业中公司的租户,也因规避拆迁风险而全部退租,从2013年至今7年多的时间里,即使按8套(共上下10套)楼房计算,仅租金一项就损失了至少90多万元,这还不包括其自营公司的损失。

七年前,小不连沟全社村民的多处养殖场全部补偿到位,邢某清有10000多平米的养殖场都可以尽补快补,而唯独贾某治的养殖场却被"村霸"邢某清唆使镇政府粗暴推倒;全村有多家村民自建自修的生产、生活道路全部补偿到位,而唯独举报人的道路补偿款却被邢某占霸占领取。村霸和涉黑村官狂妄、欺压百姓的封建丛林流毒,从中即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村官和村霸们的恶行引起了村民们的举报,他们举报邢某占等人违法乱纪、贪污腐败,但立即遭到来自各方面的持续恐吓、威胁。无力偿还银行贷款,被失信、被冻结,以及2020年计生部门只针对贾某治三番五次地查超生,等等不同方式的打压行为持续不断。使贾某治精神上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严重影响了贾某治以及家人、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也给其疾病的康复和治疗增加了很大的难度,时间、金钱、身心等各方面都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七年前,贾某治等村民们本来想"简单问题,简单解决;简单问题,快速解决;简单问题,低调解决",但不仅无人理踩,反而遭到时任社长邢某占、邢某清等"村霸"和侯某东等等移民搬迁工作人员的霸行、鱼肉和阻挠。遭到原薛家湾镇乌兰小区派出所副所长邢某冬的打击报复。遭到大路镇两届镇政府领导的漠视、保护、拖延和不作为。被逼走上了这场历时2700多天、七年有余的贫困上访举报历程……

原薛家湾镇乌兰小区派出所副所长邢某冬为邢某占的本家侄子,不仅在邢某占的帮助诈骗搬迁补偿款,还利用职权帮助邢某占打击报复贾某治的举报。贾某治的司机打坏一个煤车的反光镜,价值约80元左右,邢某冬所负责辖区的民警决定以200-300元的价值,最多500元协商赔偿处理。但邢某冬却故意多次传唤司机,导致煤车停运一周,并准备拘留司机,最后不得已赔偿对方4000元了事。后在贾某治多次举报之下,邢某冬被纪委以违反组织纪律和廉洁纪律问题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本来是涉嫌违法犯罪,却以纪律处分来处理。贾某治继续向扫黑办多次实名举报,后在上级领导的督办之下,邢某冬才被以诈骗罪依法查办。

大路镇干部侯某东在村民贾某治家中调查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的移民搬迁补偿工作时,颐指气使。指着墙壁说,这堵墙是白的,但说它是黑的人多了,他就是黑的。难道这样指鹿为马的"官威"出现在当地是偶然的现象吗?后侯某被举报其利用职务之便索贿行贿受到了纪委的处分。

二、大路镇及二旦桥村在搬迁过程中涉嫌懒政怠政、包庇受贿的余毒尚未肃清。

面对社长邢某占涉嫌违法骗取巨额补偿款、擅自改变补偿政策、与副镇长侯某东索贿行贿20万元、霸占村民道路补偿款、原薛家湾镇乌兰小区派出所副所长邢某冬利用职权帮助其家族势力打击报复举报人、邢某冬全家违法骗取补偿款80余万元等证据确凿的违法犯罪行为,有关部门在接到举报后长达7年的时间内不予处理,对贾某治等村民的移民搬迁补偿工作长期停滞拖延,大路镇及二旦桥村部分领导、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旗纪委部分工作人员均有包疪、保护村霸和打击报复举报人之嫌。

就在1月22日召开的反腐倡廉工作会议上,再次强调了从严治党,狠抓落实反腐倡廉工作,将清除腐败背后的保护伞作为政府的执政指南,严格要求各级、各部门要切实关注民生疾苦,铲除黑恶腐败。但是贾某治等村民反映邢某占等人涉嫌侵吞、骗领村民们的搬迁补偿款、贪污腐败等问题。从2013年到2021年1月以来,实名举报七年余,投诉材料送达1800多份,却一直无人过问村民们的举报线索、个人诉求与百姓疾苦;也一直未能引起二旦桥村、大路镇、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蒙泰不连沟煤业公司等相关政府和单位的足够重视。村民们不禁要问:这到底是贪污腐败盘根错节、根深叶茂,背后的保护伞过于强大,导致无人敢管?还是各级各部门相互推诿、懒政怠政,公然对抗党中央反腐倡廉、扫黑除恶的决心和精神?丧失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初心?

长期久拖,不去处理举报问题以及村民的相关诉求,一方面说明准格尔旗大路镇和其他相关职能部门有工作作风不扎实、解决百姓问题不力,漠视贪腐线索、拒绝接受群众监督之嫌,另一方面也有工作懈怠,懒政、怠政、包疪之嫌,失察之责。

1、二旦桥村村民要求进行村务公开、镇务公开、政府信息公开的请求长期以来得不到彻底落实。

2018年9月26日,二旦桥村民贾某治向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申请《村务信息公开》,2年多来,村长邢某占一直到2020年11月份仍拒不公开村务。

2018年11月24日,二旦桥村民贾某治向又分别向时任大路镇书记杜国华、镇长闫飞递交《责令村务公开申请》,2年多来,一直到2020年11月份,仍无任何反馈。

2018年9月24日,二旦桥村民贾某治向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法院判决后仍无果。

在村民们的长期举报和上级领导的督促之下,2020年12月份,二旦桥村才在七年之后公开了一部分村务信息。大路镇政府、二旦桥村在张贴村务信息时,工作人员架起了摄像机全程录制张贴过程。这是故作细腻?还是刻意演戏?但为什么对涉及到补偿金额的部分,却故意挤压遮挡,为什么对敏感款项、账目的披露如此不尽不实、避重就轻?

党中央一再强调要让权利在阳光下运行,要将权利关入人民监督的笼子,要主动公开政务,回应百姓关切、疑虑。但二旦桥村和大路镇个别领导为何有意回避村民的监督,不主动消除群众的公开质疑呢?他们在拼命遮掩什么?这背后到底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小还连沟社在整个搬迁补偿过程中到底有多少漏洞?财务管理、监督人员是怎么监管国家和农民的专项资金的?有没有人去监督调查这巨额补偿款的真正归属呢?这些钱有多少又流入了背后的保护伞手中?他们都是谁?拿了多少?又是如何一步一步帮助邢某占来遮掩、拖延、平事的呢?还有多少人卷入了这起贪污腐败的漩涡里呢?

2、在村民们实名举报村长邢某占的过程中,邢某占不仅没有得到调查处理,反倒被升职、提拔,这简直是视党纪国法如无物!

村民们在七年举报中,被举报人邢某占不仅未被调查,反而被带病提拔,由社长升职为村长。村民贾某治当时曾给时任大路镇书记杜国华和镇长闫飞、旗组织部递交过《紧急情况说明》,对邢某占的上述诸多"违法违纪"事件,进行实名反映,但也没阻止住邢某占被"带病提拨"。他感觉是反映的越厉害就保护的越厉害。

是谁在帮邢某占脱罪、升官呢?有关部门到底是任用干部失职、失察,还是沆瀣一气、同流合污呢?为什么对群众的反映线索置止不理?大路镇政府、旗组织部门有关人员是否有任人失察之过,甚至有受贿包庇之嫌?

从2013年以来,涉及贾某治等村民们的房屋、公司、院落等搬迁补偿工作,虽然由于邢某占等人的阻挠而应搬未搬,应补不补。但镇政府和移民搬迁工作人员长期以来也无人问津,无人关心,无人解决,而放任事态发展。难道有关人员没有失职、渎职之嫌?

在二旦桥村搬迁过程中,难道仅仅是邢某占一人就能伙同村镇,以及亲友的名义侵占骗取巨额补偿款吗?那些巨额的款项,真的是他一个小小的村官就可以吞的下去的吗?村民7年实名举报中,上级部门多次督办过问,为什么村、镇及相关部门迟迟不予处理,一直无动于衷、不闻不问呢?难道邢某占的保护伞真的只有一个副镇长吗?

三、群众的痛点,就是基层工作的重点。

正如书记所说:生活过得好不好,人民群众最有发言权。要从人民群众普遍关注、反映强烈、反复出现的问题出发,拿出更多改革创新举措,把就业、教育、医疗、社保、住房、养老、食品安全、生态环境、社会治安等问题一个一个解决好,努力让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成色更足、幸福感更可持续、安全感更有保障。

然而,时至今日,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在移民搬迁中存在的问题依然如故,究竟是在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导致党中央、自治区、市、旗的重大部署得不到贯彻执行?各级政府是如何来关注基层百姓的疾苦的呢?

矿区农民搬迁是以政府为主导的民生工程。但七年来,村民的房屋、冷库、公司等等生产、生活设施应拆未拆,应补不补,给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和困扰;七年来,村民们递交举报材料多达1800多份,领导多次批示,犯罪分子依然横行霸道、嚣张气盛。这些并非一时和偶然的现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除了"村霸"邢某占之外,恐怕一些领导的观念问题、觉悟问题、认识问题、管理问题;有关部门懒政怠政、包庇拖延、为民思想不够、责任意识不强是导致村民年年举报上访的最根本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一些领导没有从"为人民服务"的战略高度认识移民搬迁的战略地位,既没有下决心消除和调查村民们长期以来举报有关人员的违法犯罪事实,也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切实解决村民们在搬迁中的切身问题。上述因素妨碍和停滞了部分村民的搬迁进程,打乱了他们平静和谐的生活。

因此,既严查腐败问题,又注重民生问题的解决,想群众之所想,帮群众之所需,努力解决农民身边的难点、热点问题,就成了大路镇及各搬迁部门及领导义不容辞的职责!

不转变领导观念,不积极做好移民搬迁工作,不重视农村、农民的生产和生活问题,不仅是群众观念不强、为民意识不够的思想问题,更是党和政府工作失职的政治问题。

道路、房屋等基础设施建设,既是脱贫的基础性条件,也是稳定脱贫、防止返贫的重要保障,有了这些基础保障,他们就有能力靠勤劳的双手改变贫困。

希望各有关部门和领导能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心胸把造福一方的责任记在心上、握在手上、扛在肩上!让群众真正享受扶贫和搬迁政策的实惠,确保移民搬迁工作务实、移民搬迁过程扎实、移动搬迁结果踏实。

抓扶贫、抓搬迁就是抓经济,也是抓民心。打赢脱贫攻坚战容不得半点懒政、怠政、消极、不作为。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搬迁补偿进展如何?我们将持续关注!(高魏 王文志)

荆楚法新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荆楚法新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荆楚法新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荆楚法新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荆楚法新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